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广昌新闻网 > 军事新闻 >

终结我空军"弹炮混成"时代的 不只是海湾战争和S300

来源:  时间:2020-09-16 02:02   作者:广昌新闻网

  来源:帧察点 

  相信大多数朋友一看到带有“红旗”俩字的演习,想到的都是美军组织的“红旗军演”,有的还会想到人民空军的实战化训练四大品牌之一“红剑”。实际上,由于我军地空导弹兵器系统长期使用“红旗”命名,因此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,也有一些内部防空演习以“红旗”为代号,比如在30年前的这个9月下旬开始的“红旗-909”。

  ▲同期各军区空军还组织了规格稍小的“909”防空演习,这是当时沈阳军区空军组织的演习观礼台现场,沈空首长与防空部队主官合影

  在1985年大裁军之后,根据同年9月高炮和地导部队的整编命令,人民空军地面防空兵的编制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调整。随着原有的师团营建制被打破,此时除了整编出6个下辖6-8个营的地空导弹旅之外(但仍有个别下辖3-5个营的地空导弹团),还出现了11个由高炮师和地空导弹团(营)合编而来,混编地空导弹营和高射炮兵营的空军防空混成旅。

  ▲在部署较集中、交通条件好的地区(如京津唐和沪宁杭),地空导弹旅将地导发射营和技术保障营分别编组,尽可能提升装备集中保障能力,个别旅还开始试用地导自动化射击指挥系统

  理论上说,相比师级建制,旅级部队更有利于机动部署;各型高炮也能对红二兵器的杀伤区形成补充;人民空军自然是希望通过改革,尽可能提升大裁军后,装备条件仍乏善可陈的地面防空兵部队的作战能力。然而由于红二兵器和各型高炮的自行化、自动化程度都很低,各部队在小规模拉动中普遍认为,至少组织层级上的简化带来的优势并不明显。

  虽然我军地空导弹部队在打击U-2高空侦察机时,曾使用不会触发敌告警设备工作的松-9炮瞄雷达捕捉目标,为导弹测出目标射击诸元,实现了欺骗敌人、尽可能压缩制导雷达开机时间的效果,最终用“近快战法”击落叶常棣座机;但在面对目标类型与U-2区别甚大的现代空袭手段时,这类组合能起到的作用也微乎其微。

  ▲惩罚零打碎敲的偷窥者是一回事,敌人真要派大军打将上来又是一回事

  即使到1987年,空军地面防空兵工作会议后确定的八字方针“精兵、良装、合成、高效”里,仍然有“合成”二字,但在此后几年各军区空军组织的实兵演习中,各混成旅的表现并无明显提升。1990年5月,根据时任军委主席重要讲话精神,人民空军组建了首批应急机动作战部队(也是个暴露年龄的词儿),相比航空兵部队的“群英荟萃”,地面防空兵部队只有广空的一个防空混成旅入围;而且广空为此还得在这个旅下面组建一个高炮团团部,以便于高炮部队的指挥,使得层级简化的优势也不剩下多少了。

  ▲当然了,空军航空兵那几支首批应急机动作战部队,当年也没现在这么好的装备

  所以,空军决策在30年前的这个时候,在西北大漠举行“红旗-909”实弹演习,其主要目的就是要检验地面防空兵部队当时的编制,能否适应保卫要地反空袭作战的要求。通过参训各部队从驻地到演习基地,在组织行进、展开部署、抗击空袭、紧急转移、再次抗击这五个环节中的表现来看,他们对现有编制的抱怨并非毫无来由:

  首先虽然同样是老式装备,但相对“娇贵”的红二兵器,特别是地面制导站设备等在运输中的限制较多,而且在到位后所需检测时间较长,难以迅速展开部署、达到值班状态;而“皮实”的高炮们不仅在长途机动中的限制较少,且到位后只需进行一般的机械检修即可投入战斗。

  ▲关于红二兵器上高原的故事,我们之前也曾分享过

  更糟糕的是,当初组建混成旅时,旅保障力量是以原高炮师下属单位为主组建的,导弹专业保障力量不足,这使得很多时候各导弹营只能自行解决问题;所以没等“红旗-909”正式开打,抵达基地没多久的各混成旅,几乎都呈现了“闲的闲死、忙的忙死”的情况。

  等到开打后,由于缺乏旅级指挥自动化系统,混成旅的作战效能高低基本取决于旅营两级指挥员的自身判断能力;而囿于对两类兵器中一类性能、战法的相对生疏,多数混成旅指挥员往往把注意力集中于自己熟悉的那类兵器上,使得当初设想的“1+1>2”并未实现。

  ▲在抗美援越期间,尚处发展阶段的空军地空导弹部队未能以人员轮战的形式、实际参加对美大机群的抗击;而高炮部队在这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

  这样一来,即使空军当时提供的靶机也不是什么高级货色,更没有咱们现在熟悉的“复杂电磁环境”,但仍然暴露出了这种防空混成旅面对(模拟)现代空袭时相比老编制并没有优势的问题;至于紧急转移与再次抗击环节。。。。。。基本就是把上面的问题重现了一遍。而就在“红旗-909”落幕后没几个月,1991年年初的海湾战争,更是让我军地面防空兵部队见识了真正现代空袭的威力。

  ▲尽管伊拉克拥有性能比红二兵器更好的S-125等多型地空导弹,但在多国部队的空袭当中仍未起到决定性的作用

  1991年3月,时任空军副司令员林虎将军主持召开了海湾战争问题总结座谈会,防空体系建设改革势在必行。5月,空军组织地面防空兵旅团级指挥员战役战术理论集训,虽然这次集训只有半个月的时间,很难说大家就能把什么新战法入脑入心,但多少也能体现出海湾战争对我地面防空兵建设的影响。

  当然,更为直观的影响还是装备上的,1992年4月,军委决定开始引进俄制S-300地导系统(代号924工程)。如果以当时的地空导弹旅编制进行整建制换装,一次引进6-8个营S-300,是国内当时很难负担得起的。而若引进3-4个营S-300,旅里其他营继续使用红旗-2,形成一种实质上的“混成旅”,那么参照“红旗-909”的经验,这种“高低搭配”在当时的副作用也要远大于正面作用。所以自从决策引进S-300之后,地导部队重新改为师团建制,并在重点团换装S-300的动议越来越多。

  ▲由于引进S-300PMU和PMU1的谈判是同时进行的,俄方表示后者在83M6E自动化指挥系统的帮助下,作战效能可增长50%,这使得我方也认为无需按旅编制制定引进S-300后续型的计划

  另外作为“新三打三防”的重要一环,传统高射炮兵拦截巡航导弹的科目,也被提到了空前的高度上。最终论证出来的战法是,以一个59式57mm高射炮团,对一枚模拟巡航导弹的靶弹进行集火射击——当年在辽东半岛伏击P2V-7U差不多也就这样了——甭管是不是真的有用,但在混成旅编制下,指挥往往不够集中的各高炮营是难以形成这一合力的,这也成了地面防空兵恢复师团建制的另一理由。

  ▲除了用图中这种“打使徒”的方式,以上百发57mm炮弹集火打巡航导弹之外,部分高射炮团还换装了100mm高炮,这是海湾战争的“歪经验”之一——在红二兵器这类老装备的雷达被干扰时,大口径高炮是不多能对高空之敌造成。。。。。。影响的武器

  为此在1993年年底,空军地面防空兵再次迎来大改组,一些防空混成旅下属的地空导弹营被拆分出来,与其他地空导弹营重组为地空导弹旅/团;一些防空混成旅与地空导弹单位合编为地空导弹师(或防空混成师)。此后随着新型地空导弹系统的换装,一些地空导弹团/高射炮兵团的团-营建制按照总参颁发的编制表有所调整(如部分高射炮兵团在换装导弹系统后改称为地面防空兵团),但基本框架仍然维持了一段时间。

  虽然在国产新型地空导弹系统批量换装部队之前,这些地空导弹师内部往往是混编着S-300团和“红二”团——就像当时歼击航空兵师里,“侧卫”团与七爷八爷团混编那样——不过由于此时的红二兵器终于迎来了现代化指挥自动化系统,独立作战能力明显增强,使得师一级也不需要为它们太过操心。

  ▲相隔15年两次受阅的“红二”,虽然外表看着没啥区别,机动能力也仍然没法和现代化地导兵器相比,但作战能力还是有了明显提高

  随着装备与编制的相应优化,在上级拟定的后续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名单里,在入闽轮战、高原战训中,空军地空导弹部队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。而在近年来兵器装备和指挥自动化系统不断更新换代的推动下,加上机动不便、性能已被挖到极限的红二兵器即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,“师改旅”的浪潮也再次涌现。。。。。。

  ▲历史在螺旋上升中的重合之处,总能带给我们新的思考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网友在新浪军事争鸣栏目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发帖网友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中国
最近更新
友情链接: Copyright 2006 - 2016 120xbw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广昌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沪icp备10219472号-2